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空条亲子]爸爸的膝盖,赞。 03

文/阿帕盐


CH.03


“怎么可能不看?!你……你没事吧?”


虽说之前故意将话说得很难听,不过徐伦并不是真心想要看到父亲这么狼狈的状态。


不如说她反而被吓得够呛,难道爸爸已经得了什么重病,只是瞒着她?


“没事。”


“骗人,那你站起来走两步啊?”


“你看不见发生了什么,所以你会吃惊。但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看,看不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徐伦决定放着老爸一个人去自言自语,干脆拉起地上的手臂,扛到了自己的肩上。


“别开玩笑了,你背不动我的。”


“你怎么知道我就——”


徐伦咬紧牙关,眉毛鼻梁挤成一团,拼命向前挣扎——果然纹丝不动。


“呜!”


脱力地跪在地上,徐伦把空条教授沉得像石头的手臂扔开,丧气地抱住头:“不要吓我了,今天不是愚人节。”


“没有吓你,对不起。”


比起她,父亲显然镇静多了,或者说从承太郎身上压根就看不到什么波动的情绪。吃力撑起身,承太郎摸了摸徐伦的头,帮她把衣服上的泥拍掉,想了想,才用两手握住自己的右膝。


“啧……喝啊——!”


在胸腔震动的大吼之下,他用力向旁边用力,这才让无形黏在一起的双腿勉强分离开来,但脚腕还是怪异的形状。


从未听过父亲用这么大的音量说话,徐伦吓得哆嗦了下。


“啊,抱歉,别怕。”


承太郎像防止猛兽跳起似的,用力两手摁着两个膝盖。虽然他的语调毫无变化,但这已经是徐伦听过的最温柔的安慰了。


“承,承太郎,你该不会是……得,得了癫痫?”


徐伦竭尽全力在贫瘠的脑内搜刮词汇。如果问她减肥食品或者化妆品,她就不至于这样为难了。真是见到父亲就没什么好事啊。


“没有。我只是被某种东西缠住了。”


承太郎似乎非常疲惫,向后靠在窗台下的墙壁上大口喘气。在歇息期间望向女儿,他忽然挤出少许笑容,伸手摸了摸徐伦的鼻子。


“脸都蹭上灰了。一会去洗一洗。”


“别管这种小事了,”徐伦恼火地推开他的手,“什么缠住?我看不见!”


“是啊,你看不见。”


“我又不是瞎子!”徐伦提高声音。


“我知道,你的眼睛很漂亮,长得像我,”空条深深叹了口气,就像他胸口压着重物,以至于无法均匀呼吸,“让我变成这样的原因,你真的看不到。但我也很难立刻就对你说明。”


徐伦狐疑地盯着他,又试着伸手在他的腿上,腰上,手臂上都来回摸索,并没摸到可疑的透明物体。


但承太郎的态度,真不像是在说笑。更何况父亲是什么样的人,自己最清楚,这种虚无缥缈的笑话,倒不如说是承太郎本人最讨厌的。


所以,刚才父亲才会让自己的女儿转过头去吧。因为实在是太丢脸了。


“你……好吧,我相信你了,我能不能帮你做点什么?”


徐伦想起自己之前想背人时直接被压垮的情景,涌上了强烈的无力感:“要不要……叫……警察?”


“不。”


承太郎向后闭上眼睛,脸上涔涔流下汗水:“把我的帽子摘下来。我抬不起手。”


“哦,哦……!”


徐伦小心地将帽子从爸爸的头上拿下,发现与头皮接触的部分已经湿透。大股汗水争先恐后从额际流下,反而让人感到十分害怕。


“没有这么热啊……你出了好多汗。”


“嗯。”


承太郎的面孔忽然扭曲了下,又立刻恢复正常。但就在那半秒间,徐伦终于看明白了。那是疼痛的表情。


她的父亲现在正忍耐着剧痛。这些汗水,全是在那种不知名,无法看见的物质扭曲下,被疼痛榨取出来的。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7)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