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承花]游荡在灰蓝界线 06

文/景南


06



承太郎非常轻松地躲过,顺便在空中将杯子抓住。看看杯子里面,他疑惑地摇头:“你干什么?还要添水?”

花京院没理会他,干脆躺下去,背对他拉起毯子闭眼睡了起来。

“……?”

承太郎放下杯子,起身走到床边低头看他。等了会还没回答,他踢了脚面前的床腿。

“什么啊,你是要我夸你的脸?有什么意义?”实在想不出花京院到底在闹什么别扭,承太郎焦躁地皱起眉头。

花京院背朝着他,仍然一动不动。

“喂……喂?!你该不会又……喂,花京院!”

承太郎猛地俯下身,将他的肩扳过来,抱起他的上身仔细查看,甚至将耳朵贴在了下属的胸口,笨拙地想听清心跳。

“嗤……哈哈哈哈!”

原本还绷着惨白的脸,摆出昏睡架势的花京院,终于忍不住浑身发抖,憋着声音笑了出来。

“……”承太郎抱住他的两手立刻收紧,捏得他骨头咔啪作响,“当心我揍扁你。”

“疼死了,真的快断了,别乱来,哈哈哈!”花京院的眼泪都顺着脸颊流下来,也不知道是疼出来的还是笑出来的。

“别开玩笑,我是真的认为事态严重。你就是有那种容易吸引犯罪者的特质。”

承太郎把他扔回床上,自己走到桌边,灌了一大口饮料冷静冷静。

“这话说得就像我是穿着水手服在深夜两点的街上掀裙子的女学生似的。”

空条部长沉默了几秒,放下杯子:“这是你自己说的。”

“不会吧,我觉得我还算是高大威猛,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嘛。”

“这和犯罪率有什么关系?你只是在找准一切机会自夸。”

“对了对了,”花京院干脆无视了他的反驳,“关于案件的凶手,之前一直认为是男性,会不会也有女性的可能?因为你看,受害者都是帅哥。”

“小白脸。”承太郎皱着眉头纠正。

“你没否认有女性的可能。”花京院再次跳过不利于自己的部分。

“虽然有,但是你看看这些罪行,”承太郎用力拍拍面前的文件,“第一宗案件是心脏失踪。第二宗是太阳穴开了五厘米直径的洞,大脑整个失踪。更不用说后面的四起案件,这些受害人都是在悄无声息的夜晚之后,被发现死在室内,女性能够不弄出任何动静就完成这么过度的犯罪吗?”

“但是男人的话,到底是什么动机?现场也没有财物失踪。”

“问得好,可如果按照你的理论,被杀都是因为脸长得好,”承太郎的脸上忽然流露出难以察觉的冷笑,“丑男也是有可能成为罪犯的吧。”

“嗯……我想也是。不过想象一个可爱的女学生要杀我,比想象丑男喂我吃安眠药要好多了。你不要破坏我的幻想。”

承太郎压根没心情理他的玩笑:“什么幻想,你差点就死了。”

“我们去查查吧?趁排查的那些小子还没回来。”花京院咳嗽几声,摇摇晃晃再度下床,披上自己的大衣。

“查……什么?”

“去档案室。三年前,我们一整年经手的所有案子,卷宗全都调出来。我就算再失忆也一定能想起来什么。”

“……你能撑得住吗?”承太郎反射地从旁侧想抱住他,但被谢绝了。

“我说过了,要让我不干这行,得你先不干才成,”花京院笑了笑,拿起桌上的公文包,自己往门外走去,“不要小看我,我没有你想象得那么柔弱。不如说,你得狠下心把我当做自己一样使用才行。”

承太郎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花京院慢慢踱远的背影。

在白亮的灯光下,他扶着墙壁的手背上,突出的血管与针孔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我没有觉得你很弱,需要保护。”

他低声答道,但花京院很显然没听到他的话。

——我只是很担心你而已。



TBC.


FROM社团搬运工:景南说观察几天好像也没啥事,就继续来连载了_(:з」∠)_

评论(1)
热度(33)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