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承花]游荡在灰蓝界线 07

文/景南


07


花京院认为承太郎一定是有轻度的阅读障碍,但对方死都不承认。

虽然认识空条部长的人都认为,这世界上应该没有东西能让他害怕,但花京院知道仅仅是站在存满卷宗的档案室就足够他偏头疼好多天。

其实承太郎的记忆力过人,头脑也条理清楚。当年选择上警官学校时,花京院始终认为如果他正常升学,一定能做出有趣的研究,比如成为海洋生物学家之类,过上和平的生活。

这个人的阅读障碍大概都是因为自己吧。

花京院每每想到这点就很无奈。他不知道承太郎是理所当然地把他当做小弟使唤,还是因为只有他这一个可信赖的伙伴,只有在拜托他做事时从不犹豫收敛。久而久之,阅读整理就都成了他的活。

“都在这了,这一整年,我们大大小小经手的案子有上百件了吧?就像是把几年份都解决了似的。”

看着面前的卷宗山,连花京院都感到疲惫,更不用说他旁边的那位。

“并不全是当地的,也有调集增援其他要案的记录,这部分可能不如负责当局那边的齐全。”承太郎皱着眉头,由上到下一行一行扫视着档案盒上的编号,“从哪里看起?”

“我正试图从空空如也的脑袋里挖点什么出来。别出声。”

花京院的视线Z字形在桌上徘徊。他发现脑海里有什么正在呼之欲出。

办案有时候需要的并不是绝对力量,而是理智和逻辑。纵使他和承太郎不用抬手就可以将犯人撕成碎片,但如果证据不足,分析错误,受害者最终也不能得到应有的补偿,安息在犯人戴上镣铐的脆响中。

他虽然仍然因为虚弱而眩晕,但这种大脑活跃的感觉很熟悉,他本能追着思路,想让直觉引导自己拼凑那些碎片。

极其呕心,令人肠翻肚搅的反胃忽然袭击了他。

“……呜!”

明白资料室可不是适合呕吐的地方,他捂住嘴蹲下身,还竭力让脑内的那道光线跟上前方的目标。

视野变得摇摇晃晃,就连承太郎的扶持和声音都变得模糊轻微,他将注意力集中到一点,以对抗这明显有所指向的剧烈不适。

“喂,十月,我们,是不是有一个……没有结案的……”

他听到自己断断续续地哑声说道。

“十月?!等等,你怎么样?”

“不要紧。去看十月的档案。”

承太郎松开他,起身忙碌了几分钟。花京院撑着身体,吃力地坐在冰冷的地面,背靠着桌脚喘息。

他想起来了。

那种锥心刺骨的恐惧感。在黑暗之中仿佛被人窥视,无谓消耗警惕所带来的心跳与汗水。他曾经经历过,而且一旦沾染就无法忘怀。

那是令人安心的危险,直到濒死还感到如沐春光。当他在承太郎的怀中再度睁眼,他还沉浸在怪异的“幸福”之中。

“有一个案子……让我在医院躺了半月,直到最后,被害人死因还是不明。我因为完全记不起来受伤的过程,还被强行心理治疗,记得吗?”

“……嗯。”

那对于空条部长来说也不是什么愿意提起的记忆。在他和花京院工作的数年间,无名尸很多,无头案也很多,但像这个案子仅仅想起就令人恶寒作呕的,寥寥无几。

毕竟他和花京院都绝非常人。能令他们都警觉的,那只能是更高一级的强者。

“找到了。很薄。我还留心追查着,但直到现在也没多少资料。犯人的手脚太干净。”

将卷宗翻开放在花京院的手里,承太郎在旁边席地而坐,摸了摸衣兜,又忍耐地将烟盒放了回去。

“你看,被害者的死因。”

花京院咳嗽着扯扯大衣,将数行字指给他:“至今不明。”

“嗯。这个怎么了?”承太郎皱紧眉头,“他的死因是内脏大出血。但没有体外伤。法医解剖没有发现任何可能从体表将某种攻击传导进去的痕迹,只能判定为这个人本身有特殊疾病。”

“是啊。但你我都知道,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TBC.

评论
热度(33)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