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承花]游荡在灰蓝界线 14

文/景南


14


很久前,当空条的亲戚,也就是当时恰巧在现场的那位治疗能力者救治花京院的重伤时,那个人就无心之间说过,比起空条,花京院的能力更适合成为犯罪者。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步入犯罪之路而是反向投身制裁者的行列,花京院自己都觉得很奇妙。他的能力,能够远距离地操控人与侦查情报,说是理想的犯罪机器也不为过。空条肯定也是知道这点的,他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和如此危险的人出生入死呢?

走出办公室,花京院看着和往常同样忙忙碌碌的警局,涌出不真实的虚幻感。

想来也是。既然有发现,空条为什么不叫醒得力的助手?

那当然是因为这部分工作不想让花京院知道。

也就是说,他打算将同样受到袭击的同事也纳入线索范围,进行背景调查吗?目的地的可能性有三个,第一是花京院的老家,第二是医院,第三是花京院的住处。惟独不应该是所谓的罪案现场。

想到这里,花京院不由得自嘲地笑了。

所有思路闪现在脑海中,不过是数秒之间的事。他听着警局内外纷乱的脚步声与话语,对于自己还有余裕冷静分析感到无奈。这完全属于职业病。

空条是在说谎以掩饰自己的行踪?还是他真的需要有人照管案件的最新进展?

花京院决定相信后者。需要的时候,空条很擅长说谎,但他对花京院很少这样做。

如果他怀疑自己,那么花京院都没有自信能拿出令空条安心的答案。

所谓信赖,是多脆弱又不堪一击的东西啊。

××××

6号案,只是搜查本部的两个领导之间私下的称呼。事实上,它并没有所谓编号,而作为独立的辖区案件受理,只是因为法医的一个奇怪发现,才刚刚归入连环案件之中。

被害人的声带不见了。

用相当漂亮的手法,干净利落切除下来,但咽喉却没有外部开口,口腔内也没有伤痕。谁都想不通犯人是如何做到这点的,而被害人的死因内脏出血,也与这伤口同样难觅诱因,令人费解。

切下声带的意义,只很难说到底是威胁意味,还是另有所图,但被害人平淡无奇的履历资料,让人总觉得不太对劲。

今天,他终于找到了巨大的突破口,这正是花京院间接告诉他的。

至今的六个案件,案发现场除了均属于空条所在警署的辖区之外,并没有什么联系。6号案是普通的独栋民居,向外整体出租给了一对同居的年轻人,被害人就是其中之一。

被发现时,他面朝下,趴在自己的转椅旁,脸上写满惊恐。空条越过警戒带重新踏入这里,椅子的朝向保持着发现时的样子。

当时桌上还有亮着的笔记本电脑,现在已经被当做证物收走。椅子朝向书桌左侧,无窗的墙壁,而不是面对书桌,这令空条有些在意。

他走到在一人高左右位置仍然残留有血迹的墙壁前,将在意的情况一一重新拍照取证。如果搭档就在身边,这些都不用他来做,但今天一定得由自己亲自动手。

花京院和犯人是有所联系的。他无意间触及到了犯人的身份,所以才会被袭击。

在这个猜测还未得到证实前,不能让花京院涉足。如果保持现状,他说不定就能暂时安全。

看着面前的墙壁,视线扫过血迹下一只扭曲的大头钉,较之别处,这附近的未沾血迹的墙面较之别处更浅,空条的眉毛因此拧得不能再紧。

“花京院,你看这里,是不是原来曾经挂过什么东西——”

刚刚出声,他又紧闭上嘴。看来这习惯一时半会是改不掉了。



TBC.


围脖:http://weibo.com/jingnanyooooo

CP14预订开了,详情在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5237


评论(2)
热度(32)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