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承花]游荡在灰蓝界线 18

文/景南


18


这时,承太郎才终于想起自己不允许花京院参与现场调查的事。在他看来,这和现在讨论的完全是两回事,但花京院可能想到了一起去。

空条张开嘴想解释,但看着已经自顾自忙碌起来的背影,找不到重新搭话的时机。

最后,他还是沉默着离开花京院身边,回到自己的桌前,开始翻看新堆起来的厚沓文件。


××××


比起吵架,当然所谓的冷战更让人心情糟糕。至少争吵还有交流,但表面上还正常,私下里已经互有隔阂,这种情况才最棘手。

花京院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了。

最近他时常感到没法心平气和地对待烦恼,尤其是在和承太郎说话的时候。一开始的确是由他乱发火而引发的,但随后,承太郎的性格就成了很大的障碍。

那个人是只要自己认为没有必要说的话,就绝对不会主动开口的类型。争吵时被误会,他从来不为自己辩解,以往与别人冲突,负责调解的人是花京院,但现在这问题出现在他们两人之间,就没有人能来救场了。

连下属都感到了压力,暗暗盼望两个上司快点和好,免得空条刑警总是露出一副要把他们所有人都捏死的可怕表情来开会。

墙上的痕迹鉴定很快就有结果了,是吸附式的几个挂钩,而不是如空条预想的更大的装饰品。另一面墙已经有壁挂式钟表,门也不在这个方向,所以无窗的窄墙可说是毫无亮点,没有任何需要转身去看的必要。

在这种情况下,几乎就是死线索了吧。花京院看着电脑上的图片,自暴自弃地想,怎么看都更像是他干的,而不是哪个现在还没露出马脚的嚣张杀人犯。幸好没人知道他和承太郎的能力,不然早就像金刚那样被关进笼子里了。

“花京院,”从办公室外匆匆走进来的刑警将手里的文件夹摔在桌上,他铁定又和来巡视检查的上司吵架了,“把门关上。”

“你已经关上了。”

“我是说,去锁上。”

看着承太郎脱下风衣,继而顺手将上衣都剥下来,而他身后探出两只半透明的手臂开始解腰带,花京院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匆匆起身过去将虚掩着的办公室门闭紧。

“你怎么又公然在办公室脱衣服,换衣服就不能到正常的更衣间去吗?”

从柜子里取出备用衬衫,花京院捡起扔在地上的衣服看看,发现它们全都已经湿透了。

“外面下雨了?”

“暴雨。烦死人了。”

在电脑耳机里放着摇滚乐,没注意到窗外的动静。走到窗边看看,外面的夜朦朦胧胧,很难看出雨势到底有多大。

“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毛巾。”

“用不着,给我弄杯热水。”

花京院端着热咖啡回来时,屋里的人已经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换完了衣服。跟在承太郎身后的那个人影,比跟在花京院身后的这个,能做的事情更多,包括缝补修缮,画示意图,穿脱衣服,还有殴打坏蛋。只要空条愿意,他可以两手揣兜站着不动,就完成几乎所有的日常活动,但大概连他本人都觉得这样太懒了,通常还是会自己动手。

“谢了。”

空条嘟囔着拿起他放在桌上的马克杯,声音心不在焉。

换做平时,花京院肯定会调侃他几句,或者直接询问发生了什么,但这几天两人间本来就没什么对话,花京院自己也很难开口。

“啊对了,6号案那个人,并没有吃安眠药的习惯,你知道吗?”

听到对方忽然主动搭话,花京院莫名地松了口气,继而又很想嘲笑拖泥带水的自己。



TBC.


TB通贩还有少量余本

评论(1)
热度(42)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