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承花]学生(的恋爱)就该有学生的样子 05

文/景南


05


我没打算杀,也没打算剐啊,没看我正用毛巾把你那撮娘兮兮的刘海擦干净吗。


看到承太郎没有动手,花京院睁开一只眼瞥他,最后两只眼都睁开了。


“所以你……真的是在帮我擦身体?”


“嗯。”承太郎觉得这声回应都是多余的。他是很酷的男人,怎么能有问必答。


花京院不知在想什么,只是皱着眉头呆呆地看着他。说不定是被敲出了轻微脑震荡。


“喂。”两人各自沉默半晌,承太郎将毛巾扔进已经变红的水里,“迪奥帮是什么?我从来没和那边的人打过交道。”


“……你应该听说过啊。因为迪奥说他和你家有很深重的孽缘。”


“没听过。谁啊?”


花京院又是呆怔怔地看着他出神。空条暗叫不好,恐怕自己把这个出场还挺潇洒的小子打傻了。


他真的很想说,如果你觉得自己快死了,不要死在我家里,但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


他看着花京院的眼睛,好像看着小时候母亲买给自己的玻璃弹珠。花京院的眼睛明亮却没有生机,好像很悲伤似的,有种他不熟悉的忧郁。


“我再也不会来找你的麻烦了。”花京院诚恳地低头。他之前不羁的态度就像揭掉面具似的不见踪影,反而显得很假。


“无所谓。你要来也是随便你。”


承太郎真的没把找茬之类的琐事放在心上。他有时候觉得校园生活太无聊了,恨不得每天都有人堵在校门口给他当沙袋,可惜现实刚好相反,一般堵他的都是递情书的女生。


烦躁死了。真是够了。


“弄脏你的房间,抱歉,”花京院吃力起身,摇摇晃晃,“我该走了。”


嗯?怎么就要走?刚刚才醒来,还没说两句话,就想跑,那我扛你回来干什么?


承太郎冒出这个念头,觉得又不对,他扛花京院回家主要是为了消匿罪迹。


“呜!”


花京院捂住头,靠着门边又软绵绵地滑坐在地上。承太郎猜得没错,他肯定是被敲到头,伤得不轻。


“你就住在这。”


承太郎冷峻地开口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酷地说了句毫无意义的话,但反正得说些什么嘛……不然他怎么引起这个脑震荡伤员的注意?


“住在这……?”花京院抬起头,还是用那双忧郁的眼睛看着他。


“那什么迪奥放你一个人来挑战我,肯定也不是什么聪明人,”承太郎信口胡诌,“你不要跟他了。”


“你想说什么?”花京院蹙紧眉头,眼神有些迷离,焦距换几次才落在承太郎的脸上。


“跟着我啊。”


“跟着你,和住在你家,有关系吗?”


咦?这家伙不是头敲傻了吗,怎么还有逻辑呢?


承太郎一时语塞。的确没关系,他就只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有啊。跟着我,就可以住我家。有谁要欺负你,来找我。”


好恶心!我怎么觉得自己有点恶心!


承太郎在心里嫌弃自己好几分钟。


他以前要比现在冷酷多了,可是今天怎么搞的?看着花京院的眼睛,他就舌头不听使唤。


“……”


花京院又睁着朦胧恍惚的眼睛看了他一会,忽然抽动鼻子,眼睑皱出细小的皱纹。


承太郎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看错了——这家伙竟然哭了。


千真万确,花京院的眼睛里闪出水光,眨几下后,还有水痕顺着脸颊淌下来。


没事哭个屁啊,不想跟着我,就不想到这个程度吗?


空条觉得很受伤。他甚至开始反悔,是不是要把花京院揍得再惨一点,让他认识到原来的大哥多不可靠。


TBC.


作者围脖:http://weibo.com/jingnanyooooo

评论(3)
热度(63)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