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承花]学生(的恋爱)就该有学生的样子 06

文/景南


06


“你帮我擦身体,都没发现吗?”

花京院却吃力地脱下校服,将衬衫也解开。

他的四肢细长,穿衣服时看起来纤弱,但其实身材不错。皮肤很干净,没有疤痕,仅有新鲜的淤青,承太郎只看一眼就知道他并不是那种在道上混着的底层打手,顶多就是打架多些的不良学生。

“……发现什么?”

“这个。”

花京院转过身,从背后的腰带上拔下了一只细长的武器。

轻轻拨弄暗红的柄,就有闪着银光的细刃从里面弹出。

“弹簧刀?”

“带反锁的。用来刺人,不是刮水果皮的那种,”花京院仔细地将刀子放在地上,像交易什么似的向他推过去,“我是打算刺伤你,说不定会出人命,可是你把我带回家来,还照顾我。”

“……哦。”

花京院抬起头,因为眼睛里还有泪水残留,让他的眼神更忧郁,更迷蒙了:“你不生气吗?”

“还好。”

承太郎还真是没有生气。他平时长期处在暴躁的状态,但大概是因为之前打架发泄完了,现在他挺平静的。

花京院沉默地盯着他看了很久,点点头,忽然力气被抽干似的,向前脱力地倒下来,承太郎反射伸手,让他撞进自己怀里。

“花京院?”

承太郎一动不动保持着坐姿,怀里的人却昏迷过去,没有起身。

他悄悄收起手臂,把花京院往怀里又搂搂,手抚上对方赤裸的背,感到手掌下的光滑和温度,这才想起来花京院是脱下衣服的状态。

嗯?嗯嗯?

怎么回事,感觉有点……

有点开心。


××××


向荷莉女士解释发生过的事情并不难。承太郎只用了“他叫花京院,被我打伤的”一句话就说得明白。

荷莉很担心地围着昏迷的少年来来回回检查半天,还拿体温计来,外加退烧止腹泻止痛什么乱七八糟的十几盒药,在花京院身边堆成了小山。

“他又没病。”承太郎觉得特别不爽快。他受伤的时候,明明这婆娘还要紧张得更过头,可是对着花京院忙前忙后,看着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可不能这么说呀,人要是没原因的昏睡不醒,要么就是太累了,要么就是得了很重的病。他是你的同学吧?怎么可以打得这么用力呢,吓唬吓唬他们就好啦。”

荷莉居然还认真地教育起他来了。

“真多话,我又没有要你治疗他。”

“要不是我儿子打伤了他,我用得着这么着急吗?”

荷莉倒是把问题的利害关系摆得很清楚。我儿子的错就是我的错,永远和他站在一条线上。

“他先来挑衅我的。”

“我知道,我家的承太郎从来不会去主动伤别人,”荷莉少女般拍手将脸颊贴在手背上,“可是,你都把他带回家了,说明你还是想照顾他的吧?”

承太郎不知怎么就开始心虚了。

他很少心虚,或者说连缺乏底气的情况都没遇到过,但是今天他仔细想了想自己的动机,又想了想以前是不是从没主动揍过人,就觉得没什么立场开口说责任不在自己身上。

看着荷莉把花京院的脑袋包扎得严严实实,丁点血迹都看不到了,承太郎想起了一个不太大却很在意的问题。

“对了,迪奥是谁?”

“嗯?”荷莉无辜地歪头看他。

“好像是什么和我们家有孽缘的人。派人来揍我,谁知道怎么回事。”

“啊哈哈哈,是不是搞错了呢~”荷莉嘟着嘴用手指敲着脸颊,“妈妈我就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而且听起来和我一样,原籍是其他国家吧?也许是英国什么的?难道还从外国指挥人来找你吗,听起来好浪漫,好像电影哦。”

听到有人要揍自己儿子,反而还说很浪漫的,承太郎觉得全天下也就只有自己的妈妈会这样了。


TBC.

评论(1)
热度(58)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