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承花]学生(的恋爱)就该有学生的样子 09

文/景南


“不过,我需要特别做什么吗?”花京院开始认真地托着下巴思考起来,“比如每天都给你买午饭?”


“……不用,我妈给我做便当。”


“那就是替你去扩充地盘?这附近的帮派分布,我还是很熟悉的。”


“也不用。”


“给你介绍女孩子?”


“不要。平时围着我的那些都快烦死人了。”


“那就奇怪了,”花京院疑惑地看他,“什么都不用做,那你收小弟有用吗?”


承太郎这才临时开始思考。


他得想一个又合理又有品位的理由,好让花京院死心塌地相信他。


说什么才好呢?


迟疑只过了两秒,他就捏着帽檐开口了:“保镖。”


“保护你?”


“也不是说保护,盯上我的人不少,像你这样拿着刀子来的以后也可能会有,”承太郎站起身,从他手中把漫画拿走,放回书架上,“多个人看着背后,放心。”


“明白了,”花京院立刻接受了他的答案,“放心交给我。”


“我没打算把你当跑腿的使唤,”承太郎觉得他还是应该解释清楚,“跟着我,就行了。我去哪,你就去哪,很简单。”


花京院抬头看着他,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承太郎觉得他的笑声有点不妙。


“我觉得我好像一条狗啊。”花京院用手指弹开额发,笑得爽朗,不像是对他的安排有所不满。


“……”


承太郎也跟着思考,觉得自己这要求还真是好像在养宠物。


不是吗?他一开始因为无聊,就让狗咬了口,可是不小心差点把狗给打死,然后他把这动物捡回家,还给包扎喂食,最后说,你就抱住我的大腿,我走哪,你就跟到哪,有人打我,你就咬,懂?


“也没有,如果我要做你不喜欢的事,你可以拒绝配合我。”最后,他安慰性质地提高了花京院的地位。


“小狗不想去主人要遛弯的地方,还会给主人脚上撒尿呢,”花京院却很明白他的言外之意,“没关系,我不介意,只是觉得你好像还有什么没说的理由而已。”


空条同学相当吃惊。


没想到花京院这么敏锐,其实他打架时的身手也是很了得,能让承太郎跌倒,至今为止他还是第一个做到的。但说到头脑,花京院好像也不差。


“啊,是有没说的。”承太郎干脆承认。


“什么?”


花京院反射地问了,却自己先抬手阻止他开口:“哦,明白了,既然你不主动说,那就是不方便告诉我,不用勉强。”


对面的少年只能点点头,算是把这个话题草率地结束:“睡吧?”


看到花京院点头,他就熄灭了屋里的灯光。


××××


和花京院同睡一间屋,过了整夜之后,空条同学愈发确定自己身上有哪里出现了很不对劲的变化。


比如,他的睡眠质量变差了。


做了很多梦,内容到底如何已经忘记,就觉得特别累。


虽然精神长期处于暴躁或者压抑的状态,但是他的身体是很健康的。因为睡眠不好而出现的疲惫,好像从没遇到过。


四肢沉重,太阳穴跳疼地从被子里爬起身,他坐着醒神,目光落在还呼呼沉睡的花京院身上,就又感觉到第二个不良症状。


头晕。心跳时快时慢,好像胸口塞了大团棉花似的,不安定。


很久前重感冒吃药出现反应时,也会有类似的症状,可是他只有看旁边这个少年时才会觉得不适,也不能说自己是感冒了啊。


在他的注视下,花京院好像有第六感似的很快醒过来。而直到两人都洗漱完毕吃过早饭在荷莉妈妈的欢送下出门,承太郎因为睡不好或者其他什么诡异原因感到的四肢沉重还没有消除。


“你妈妈,真可爱呢。不知道能不能约到她出去玩?”


花京院摸着脸颊回味地说。刚才出门的时候荷莉惯例为儿子送出打气的亲吻,也就顺便尖叫着“我家承太郎也有新朋友啦!”给花京院的脸上也来了一下。


承太郎停下脚步,沉默地盯着他,看了几秒,又继续往前走。


“开个玩笑嘛。”花京院笑嘻嘻地跟在他后面。


TBC.


作者围脖:http://weibo.com/jingnanyooooo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6441


评论(4)
热度(65)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