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承花]游荡在灰蓝界线 19

文/景南


“当然知道。但他案发当日去过医院,找医生拿了安眠药。这是我调查出来的。”

空条沉默着离开椅子,走到他旁边,靠坐在桌沿上:“我是今天才收到报告。你什么时候去查的?”

“没告诉你……?啊,那是当然的嘛,我在那之后,立刻就进医院了。之后我头脑昏昏沉沉,可能报告得晚了。不过,一开始就在他体内检出安眠药的成分了,你应该记得吧?”

“为什么又说到你住院……?”空条烦躁地伸手揪住了他的刘海,“给我从头说。”

换做平时,花京院肯定会不快地打掉他的手,但今天却觉得挺亲切。

互不理睬了几天,他才想起承太郎的肢体接触比起普通人要多几倍。这个人大概是并没有自觉,累的时候会把身边的花京院当靠垫,需要零钱会直接探手进花京院的衣兜里拿,甚至思考的时候都非得捏着花京院的头发扯来扯去。只从这些方面看,他的举动和粘人的小学生没什么区别。

最早那时还介意过,但早已习惯了的现在,忽然发现承太郎和自己保持距离,花京院竟然觉得自己还挺受伤的。

真不是什么值得说出来的丢人结论。连他自己想到这里,都要笑出声了。

“就是我原因不明吃了过量安眠药,进医院被里里外外洗得焕然一新的那天嘛。在那之前,我询问周围的居民,很快查出来他回家前曾经去过很近的一家医院。就跟着去了。但很可惜没什么收获。他吃安眠药本来就是定局。”

“……什么……”空条太过吃惊,松开他的头发转而抓紧肩,上身的重量都压了过来,“你完全没说过。”

“别对一个差点因为药物死掉的病人要求那么多嘛。你不问我,我大概今年内都想不起来还有这回事了。毕竟,其实也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他体内的安眠药剂量的确很正常。就是足够让人睡死过去的分量。”

“对吧?他不知道有人要杀他,吃了准备睡觉,刚好被人干掉了,就这么简单。”

“但时间和地点不对。”

“困了就睡,也没人规定非得在几点睡觉嘛。”

“花京院,那个同居的女人说了,他那几天,都是夜不归宿的。”

“……?”

看着花京院茫然的表情,空条烦躁地两手捏住他的脸颊,将他的头抬起来面对自己:“刚刚问出来的,她很混乱,现在才愿意开口,她说同居人不在屋里睡觉有好几天了,那天傍晚也是看着他外出的。为什么这个人会死在家里,她也不知道。”

“哦——”花京院仰着脸笑了,“有意思。她没有嫌疑吗?”

“没有,她那天在做兼职夜班,不在场证明很完整。我打算现在就去调交通监控记录,查查被害人晚上到底是去哪里。筛查量很大,你跟我一起来吧。”

上司很难得没用直接命令的语气。很显然,还是受了这两天莫名其妙隔阂的影响。

“JOJO,”花京院没有放过搭话的好时机,“你不觉得,他真的很有可能是我杀的吗?”

“……?怎么又说这个……”

“我说真的,他刚死,我就随之就作为病人进了医院,虽然我说不是自杀,可没人能证明,装成因压力过大而寻死的人是逃脱逼供的好法子,”花京院盯着上方那双湛蓝的眼睛,“再加上我的能力,造成这样的死状易如反掌,怎么听都很可疑。如果我不是警察,你难道不会怀疑我?”

“只要不是你,而是另外一个随便什么人,我早就去抓来审问了,”空条伏下身,愠怒地贴近他的脸,“但是我,不可能,怀疑你。你没有动机,你也不可能成为罪犯。别让我反复说。”

距离可真近。

虽然花京院曾经也被黑道上的人鼻子挨鼻子地教训过,不过最近可真是没什么机会和别人这么近地面对面了。

完全抱着调解气氛,顺便嘲弄一下对方的心情,他看着发怒的男人,悄悄抬起双臂,忽然搂住他的后颈,将头压向自己。

本以为忠心的仆人会立刻从承太郎的背后冒出来,将他顶开,没想到面前的人完全没对他设防,在搂抱之下失去平衡,一头撞了过来。


TBC.


TB通贩还有少量余本

评论(5)
热度(22)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