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承花]游荡在灰蓝界线 21

文/景南


花京院用短暂的一秒时间努力思考,也没想明白刚才的玩笑是否过分到让承太郎动手打人。而且他要不要也叫出自己的那只法皇之绿来对殴呢?

问题是,空条的能力即使在全世界范围也是数一数二的级别,他打不过。刚从医院出来,又得回到医院去了。

最后花京院决定不做抵抗,像个男子汉一样直面挨打的结局。

但是,半透明的人影并没从空条的背后冒出来。

反而是主人收起狞笑,在他发愣的时候,猛地将他摁在门边的墙上,接着整个人都压了上来。

感觉到他灼热的气息和嘴唇的柔软时,花京院觉得这发展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空条好像在强吻他。

为什么?!难道他认为这样就算是惩罚吗?感觉不太对啊?!

空条这个人,做事从不含糊。他说要把你揍到妈妈都认不出来,就真的会打到那个程度,说要拆信号灯,就动手拆,说要抢银行就一定会去抢。通融啊,吹牛啊,含含糊糊半调子的词汇都没在他的字典里。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现在摆出了要吻花京院的架势,就真的实实在在地用力吮住嘴唇,舌头不费吹灰之力就撬开牙关,由不得逃窜,压着花京院的舌头摔过来,又摔过去。

“呜……!呜呜!”

对于私生活很随意的花京院来说,接吻倒是小菜,但对象是承太郎就变了性质。平时很熟悉的气息现在忽然变得有攻击性,他听到衣领在耳边摩擦,手腕被滚热的手掌捏得生疼。结实压在身上的胸口,好像还能直接传来心脏鼓动的声音。

论绝对力量,他是远远比不上空条的。况且现在精神受到动摇,也不是能使出全力挣扎的时候,他试着想逃出钳制,根本就动弹不得。

空条在他气息散乱,惊慌失措的当口,用好到让人火大的技巧将他口腔里敏感的地方里里外外舔舐遍,又毫不纠缠地利索撤离。

“唔!你……”

直到他直起身,花京院才感到上唇的疼痛,不由得喘着气捂住嘴:“忽然……干什么……”

“说我特别寂寞?我看寂寞的人是你才对吧。”

空条露出人生赢家的微笑,捏着他的下巴,凑近低声说道:“还想再来一次吗?”

“……?!”

花京院捂着嘴,满脸通红,眼睛圆睁愕然看着他,这次连话都说不出了。

收起脸上的危险笑容,空条和他对视了一会,忽然发现自己的挑衅没得到回应,好像还起了反效果,也渐渐冷静下来。

“咳。我先出去了,你快点跟过来。”

最后彻底露出“完蛋搞砸了”的窘迫神情,他恢复扑克脸,迅速拧开门,清清嗓子,大步走出,带起的风差点让花京院的额发被夹进门缝。

“……什么啊,这是……”

还没能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花京院呆愣地看着旁边合上的门扇,维持着捂嘴的动作呆立半晌,这才抬起另一手,转而捂住双眼,靠着墙溜蹲下去。

“荷莉伯母……周末我可没脸来见你了……”


TB通贩还有少量余本


评论(3)
热度(24)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