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乔鲁米]四只甜甜圈 01

文/景南

*三只甜甜圈乔鲁诺×米斯达

*旧稿搬运。短篇


米斯达背靠着阳台的门,沉默地望向游泳池边。

这里是一处不起眼的小别墅,他不知道乔鲁诺为什么时不时会来这里住。说不定只是因为地理位置隐蔽,很安全吧。

他要保护的人坐在水池边。脑后的金色发辫在月光下变得更像是银色的。

好像……最近很少看到乔鲁诺的正面了?

在安静的夜色中无所事事的时候,米斯达忽然开始跑神。

这样的背影,他已经很熟悉了。不如说,在早期的那批伙伴中,现在自己是离乔鲁诺最近的一个。乔鲁诺说他的能力很适合保镖的职务,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他了。

米斯达对于这种待遇也没什么意见。事实上,不出岔子的时候,他比起其他人还悠闲点,就是生活有点无聊。

和乔鲁诺朝夕共处之后,米斯达发现了很多以前没注意过的细节。比如,乔鲁诺很容易在晚上肚子饿,睡眠非常浅,喜欢吃布丁,如果听到有乐队当街表演,不管水准好坏,他总会停下脚步驻足听一会。

米斯达很少去想这方面的问题,但最近时常看到乔鲁诺深夜醒来后,孤独地坐在户外沉默良久的景象,他偶尔也会疑惑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

远处的乔鲁诺忽然向后仰,然后躺下了。

米斯达吃了一惊,反射地快步跑到他身边蹲下:“GIOGIO?……不对,BOSS,你没事吧?”

乔鲁诺过了几秒,才抬起眼珠看向他,脸上的表情很温和,却一如既往的难以看透:“和以前一样叫我就行了。我没事,只是躺下而已。”

“哦……”米斯达打量他的脸色,撑着膝盖打算站起身,“那我回去……”

乔鲁诺忽然伸出手,不轻不重地握住了他的手腕。

“就坐在这吧。”

乔鲁诺平静地说着,仍然盯着他的脸。从地上传来的视线莫名富有压迫感。

米斯达看看自己被抓住的手,茫然地在他身边坐下:“怎么了?”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原因,”乔鲁诺松开他,撑着地面坐起身,掸了掸背上的尘土,“就是觉得,好像很久没和你这样说话了。”

“是吗?”米斯达用力扭扭脖子,帽边搔得他很痒,“没有啊,晚饭的时候你还问过我其他人的情况。”

“我不是指那种啦,”乔鲁诺捡起脚边的石子,在手里散漫地向上抛着,“没什么,你就这么陪我坐一会吧。”

米斯达疑惑地转头,却只看到乔鲁诺的侧脸。月光把他的鼻子照得很漂亮,就像客厅和门口那些昂贵的雕像。

“……GIOGIO,你有什么烦心事?”米斯达想也没想就直接开口,“要我做什么吗?”

乔鲁诺却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嗯?如果没事,你这会早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吧。”

“我不想睡才出来透气的。只是需要的睡眠时间很短而已。”

米斯达愈发一头雾水:“哦。那我只要坐在这就行了?”

“如果你愿意陪我打牌的话更好。”乔鲁诺不知从哪掏出了一副扑克牌。

米斯达呆滞地指指自己:“唔?如果你是太无聊了,可以去赌场,或者叫可爱的女孩子来陪你啊。不是我自夸,我牌技太好了,故意输给你的话,你也不高兴吧。”

乔鲁诺抬起眉头:“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能当做没听见?”

米斯达这才注意到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太合适的话,但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


“啊……阿嚏!”

米斯达看着手上的牌,因为划过脊背的凉风忍不住打了一串喷嚏。

他的外衣裤已经全都脱了,身上只剩下内裤和帽子,而对面的乔鲁诺则没了两件上衣和鞋袜,赤膊赤脚穿着裤子,一样神色严峻地盯着手上的牌。

“这牌不吉利,不吉利!快扔掉!”

耳边叽叽喳喳的全是替身的喊叫声,米斯达最后忍无可忍地挥手驱赶:“你们吵死啦!别乱喊,那样他不就知道我的牌了!”

“该你出了。”乔鲁诺却平淡地抬头看他,“下次输了,你是脱裤子还是摘帽子?我比较期待你把帽子摘了。”

“当然是脱内裤了,反正都是男人,”米斯达却斩钉截铁地答道,抓起牌扔在地上,“帽子一定是最后拿掉的那个!”

“……”乔鲁诺的眼睛反而睁大了点,“这么说来,我没见过你彻底摘下帽子的样子。你有斑秃?”

米斯达皱紧眉头不高兴地瞪向他:“我头发茂密得很。”

“那为什么非得执着地戴帽子啊,你不热吗?”乔鲁诺抽出牌压在他扔下的对子上,“我赢了。”

“呜?!”米斯达发出没防备的惨叫。

“把帽子摘了吧,以BOSS的身份命令你。”乔鲁诺面无表情地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一开始没规定这种事!就算是BOSS也要遵守游戏规则!”米斯达猛地跳起身,一把就将胯间的平角裤扯到了膝盖上。

“……”

“今天就,就到这吧,”米斯达匆匆弯腰跳了几下,终于将内裤从脚上拽了下来,迎风用手指勾着甩了甩,“我承认你的牌技也不错。”

乔鲁诺抬起明亮的眼珠盯着他,忽然意味深长地微笑了:“你想中途落跑?”

“这个,倒也不是啦,”米斯达发现不能糊弄过去,抓着内裤的手丧气地耷拉下来,“我们就不能赌点别的吗?”

乔鲁诺没同意也没否认,只是盯着他的脸,忽然抬起手,就像邀请舞会上的美丽少女一样轻柔地托起他的手掌。

然后米斯达觉得自己的掌心忽然出现了热乎乎毛茸茸的触感。

他吓了一跳,反射地低头看,发现原本紧握着内裤的右手,现在抓着的却是一双白长毛耳朵。

“哇!”

在他大叫着松开手的时候,乔鲁诺顺手将这只本体其实是白色平角内裤的小兔子捉了过来,放在膝盖上抚摸着:“我遵守游戏规则,你也是同样。如果你想耍赖,我就让你的帽子变成青蛙跳进游泳池里。大半夜的,你就自己跳下去捞吧。”

“BOSS你……”米斯达用力抱住手臂搓着取暖,异常丧气地蹲下来,“我继续陪你就是啦,我来洗牌!”

乔鲁诺侧了侧头,只是温柔地摸着腿上的小兔子,没有和他争抢洗牌的职务。


评论
热度(15)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