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仗露]露伴老师很烦恼 01

文/景南


“我发现一件事,坐在这里可以看得到露伴家的窗户哎。”


仗助指着西北方向大呼小叫,却发现身边的人没有预期中的反应。


“康一,你不是挺崇拜那家伙的吗?不想看?”


他推推身边的小个子,康一却只是瞥了一眼,就继续低头用力摁动手上的游戏机。


“没错啊,这里的确能看到露伴老师家的内部,不知道这件事的大概只有你了。”


“咦?真的?”


仗助从自己所站的天台上站起来,从树枝间看向不远处的房屋。那里的窗户没有拉窗帘,一个人影正忙碌地坐在窗边的桌前专心工作,半个多小时来没换过姿势。


“还有狂热的粉丝悄悄在这里蹲守过,就为了看一看露伴老师的真容,因为赶稿期去拜访的话会吃闭门羹,”康一平淡地摇摇头,“好像老师他自己也知道,不过从来没介意过。”


“嗯……”


“你也对老师工作的样子有兴趣?”


仗助摸摸下巴,很快就把头缩了回来:“才没有呢。我以为你会感兴趣啦,才特意说一声,啧,真没意思。”


“谢谢你,不过我想说句实话,露伴老师在工作的时候有点可怕,”康一终于停下与游戏机的奋战,抬起头叹了口气,“自从刚认识的时候被他扯成书页看了记忆之后,我就不太想接近他了——我是说工作状态的时候。”


“啊……也是啦,我才是跟他合不来呢。不管怎么说,你还算他的朋友吧。”仗助伸了个懒腰,躺回地上享受午后的阳光。


“嗯?”


康一却吃惊地睁大眼睛看他:“他和仗助你的关系才比较好吧?上次我去他家玩,他还问过你的事情。”


“你在说什么啊!我遇到那家伙的时候从来没有好事,”仗助惊恐地打了个哆嗦,“这种误会快扔到海里去!”


“是吗……”康一抬头看向露伴的家,“其实我有时候会想,这样日复一日独自工作的老师也很寂寞吧。他就没有什么朋友吗?”


“那种孤僻的家伙肯定是就连新年也是自己给自己写贺年卡的笨蛋啦。”


“别这么说,他每年都会收到十几箱粉丝的贺卡呢。好多女孩子还会在情人节通过出版社给他寄巧克力。”


“什么?!可恶,总有一天我要好好收拾他!”


××××


岸边露伴忽然停下了手里高速运作的蘸水笔,下一刻,他猛地哆嗦了一下。


由于身体先知先觉地做出预防动作,甩出的墨水滴平安地落在稿纸之外的桌上,立刻被他用吸水纸擦掉了。


“……”


他茫然地看看周围,又抬头望向窗外,也没发现什么让他警觉的事情。刚才剧烈的哆嗦说不定只是身体太累,抽筋了吧。


“啧,不顺利……不行!”


看着手中画了一半的原稿,他原本平静的脸忽然因为恼怒扭曲,单手抓起纸来,就粗鲁地揉成团掷向墙壁。


“为什么我非要画恋爱故事啊!为什么啊?!”


他冲到墙边,开始疯狂地用脚踩那团报废的稿纸。


“可是不恋爱的话,主角的性格是不完整的!他渴望爱!他需要支撑的力量!但是不对啊,不是我画出来的这个样子!”


露伴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一脚踢飞了被踩成饼状的纸团,支撑腿忽然剧烈发麻,不小心跌坐在地上。


愤怒地呼哧喘气了好久,露伴向后靠在墙上,虚弱地长叹一口气。


作为一个职业漫画家,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情绪失控,身体失调,恨不得一把火烧光全家的心情到底是因为什么。


这个困难用最浅显,最通俗的方式来说,就是“编不下去了”。


××××


“……”


仗助呆然地歪头让视线穿过树冠遮挡,看着露伴家的窗户。他原本躺得好好的,却忽然想起来小便,于是他就坐了起来,顺便看到了不远处惊人的一幕。


“喂喂康一,那家伙是不是脑袋画傻了啊?”他笑得眼泪都喷了出来,“他把自己画好的纸又揉又踩,还滚到地上去了!”


“如果露伴老师开着窗户的话,他能听见你的笑声的,快忍一忍,”康一急忙伸手去捂他的嘴,“这种事情经常会发生啦,不奇怪!”


“经常?!哈哈哈哈,怪不得我和那家伙合不来!”


“嘘——声音小点!”


TBC。


评论
热度(6)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