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仗露]露伴老师很烦恼 03

文/景南


“从窗户啊,我还叫了你两声呢,”仗助被他的音量吓了一跳,急忙挤出笑容向后退,“别生气,是你自己把窗户打开的嘛……” 


“出去!滚出我家!”露伴还没等他说完就焦躁地坐起身,随手抓起脚边的橡皮朝他扔过去。 


“哇!” 


仗助敏捷地一把抓住橡皮,不高兴地弓起脊背看他:“本来我打算看看就走的,现在改主意了,你这家伙真没礼貌啊,我以为你生病才来看望你的,你不请我喝饮料,至少也该说谢谢吧?” 


“胡扯,我又没邀请你来,你居然敢从窗户偷看我家,还大摇大摆翻进来?!我现在忙得要命,没时间理你,快点走……咳咳咳!” 


露伴怒吼完,还想说什么时,终于咳嗽起来。他一夜没饮水的咽喉现在已经干涩发哑,离冒火就差一步了。 


“忙?你当我是傻瓜啊,你都在这坐了一天了,真忙的话,谁会干这种蠢事?” 


仗助干脆在他面前蹲下来,两手伸直架在膝上,摆出不良少年的标准搭讪姿势:“你怎么咳嗽啊,真生病了?” 


露伴捂住自己的嘴,咳得没法说话,只能抬起眼睛恶狠狠瞪着他。 


“哈哈哈?!你眼睛超红的,”仗助却完全没意识到气氛变糟了,“盯着我干什么,难道我今天的头发梳得特别帅?” 


“……” 


露伴忍无可忍地松开自己的嘴,下唇被他自己咬得一片鲜红:“要我在你的脑袋里写上【永远不来岸边前辈的家】这种命令吗?” 


“唔?!”仗助反射地向后蹲着跳了一步,“你居然想对我这个善良的好朋友用替身?!” 


“谁跟你是好朋友了,我根本就不想见你。” 


“嗯……嗯?” 


仗助却像是没听到他的抱怨,低头拿起脚边的一张稿纸看了起来:“怎么回事啊,地上的这些纸好像画的都是差不多的图嘛。” 


“别乱动我的草稿!” 


露伴劈手夺过纸页,看都没看就用力揉成团,然后狠狠扔向墙壁。 


“呃,”仗助茫然地看着纸团撞到墙后弹向自己,急忙缩起肩膀躲开,“为什么不能看啊,你自己都揉了,那就是垃圾了嘛。” 


“就是垃圾才不能看!我岸边露伴的画稿只有完美无瑕的状态时才能展示给别人!” 


“哦,所以你是画不出来了,才一直坐在这里发呆?” 


露伴忽然噎住了。 


“……谁告诉你的,我只是坐在这里休息。”过了好几秒,他才皱紧眉头干涩地否认。 


“刚刚还说自己忙着呢,你这是瞧不起我的智商?”仗助重新拿起脚边另一张纸,“不过你居然也有画不下去的时候啊……听康一说,你不是画漫画的速度奇快么?”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我都说了让你快出去啊!”露伴继续向前扑出,抢过他手里的纸撕碎抛到身后去。 


“哦?哦哦?” 


仗助忽然兴致勃勃地看着露伴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的姿势,他那张怎么看都是不良少年的脸上露出了无论如何也只有不良少年才会有的好奇笑容。 


“哦?”他又顺手拿起身后的一张。 


露伴立刻攥住他的胳膊将纸抢下来揉毁。 


他再拿一张,露伴又抢下来。 


往日总是用冷到就像冰箱冷冻区的死板的脸对待自己的露伴,今天竟然会气急败坏到这种程度,简直是稀奇得快要让仗助脱下鞋子用脚鼓掌了,更不要说露伴今天穿的是单薄散乱的睡衣,竟然不是平日整齐精致的制服,怎么看都是十年难得一见的奇景。 


“可恶……”早就意识到仗助是在戏弄自己,却一时之间手忙脚乱毫无办法,露伴终于忍无可忍地对着前方举起手,“天堂之门——!” 


“哇哇哇!”仗助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玩过头了,急忙张开手臂抱住他的手,用力推回他的胸口,“好啦,我不看!不看就是了!你画得那么潦草,我也看不懂啦!”


TBC。


惯例PO围脖:http://weibo.com/jingnanyooooo


评论
热度(4)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