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乔西撒]阳光也无法将我的灵魂熔解 03

文/景南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好几秒后,他因为气氛太过凝重,只能先开口打破僵局:“就算要感动,也该是我才对吧。我原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一直到你去世,或者我先消失,我都不可能再和你说上话了。”


乔瑟夫没有说话。只是将脸忽然靠了过来。


西撒反射地缩起肩膀,然后他看到乔瑟夫的鬓发擦过自己的脸颊,额头抵在他耳边的墙壁上。


“太好了。”


几近气声的低语传进耳内,听不出是在笑还是在哭。


“太好了。哈哈,虽然能抱住你的话会更好,但就算是摸不着的灵魂也行。现在身上还会有哪里疼吗?肚子会不会饿?晚上睡在哪?”


“……”


西撒忍不住闭上眼睛:“别这样,真不像你。”


“哪里不像了?我只是好奇而已。你就当是满足我身为一个活人的求知欲嘛。”


乔瑟夫低声轻快地说着,眼神在身侧扫视了一会,找到了西撒搭在地面上的手,便试着将手掌覆了上去。虽然显然还是摸不到任何东西,他却试着去回想西撒的手曾经是怎样的触感,就这样轻握住空气。


“我不会饿,也看不见自己的身体。大多数时候没有意识,就像是陷入了很长的睡眠,偶尔醒来。我想也许我还没有听从上帝的召唤,是因为临死前我一直想着要陪你到最后。所以我醒来时总是在你附近。”


西撒翻转手掌,也试着握住对方的手指,虽然没能完全成功,但这总比一开始互相穿透触摸不到的感觉好多了。


“男子汉的约定当然要说话算数。”他被自己的说法搞得有些不好意思,忽然又别扭地加了句。


“哎呀~我现在心情复杂得要命,”乔瑟夫却不合时宜地笑了起来,“我好像应该安慰你说已经完成了约定不用再担心呢,可是这样一来,你不就会安心地去见上帝了?”


“……不然呢,”西撒因为他终于变回了平时的态度而松了口气,“你还想说点别的?”


“是啊,你这个混蛋,自己逞什么英雄,那时候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去吗?”乔瑟夫故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幸灾乐祸而且粗哑,“你看看,不仅没把对手干掉,还把小命丢了,害我这么多年都不能高高兴兴过日子,罪孽深重简直数不清呢,所以你——”


“我不会走的。”西撒却在他说完之前就轻松地接道。


“……呃?”


“我大概会一直在你身边,直到你再也不需要我为止。”


西撒闭上眼睛向旁边靠了靠,想象中碰了下乔瑟夫的额头:“更何况,就算你对我这么说,我也没法放心。我太了解你了,你谎话成篇,根本就不能相信。”


乔瑟夫愣了一会,脸上的笑容却忽然收了回去:“什么啊,不行不行,这样不就像是我把你束缚在了这个世界上似的?我可不要欠这种人情。”


“怎么会?”西撒却正经地板起脸,“你没有什么亏欠我的。只不过是你这家伙总惹麻烦,我会担心得不得了,没办法去天堂。”


“是吗……担心我到没法上天堂啊……”


乔瑟夫收起手指,看着自己的手掌深陷入西撒的手中。


“我这么聪明,英武,强健的乔瑟夫·乔斯达,居然会让你这么担心,我到底是做过什么不可靠的事情呢?咦?我可是打败了那个卡兹,毫发无损地活着回来了哦?”


“别扯了,毫发无损的话,你的手是怎么回事?你以前惹过的麻烦就不计其数,”面对他的嬉皮笑脸,西撒却连眼睛都没眨,“况且,就算你什么都没做过也没关系。担心朋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乔瑟夫看着西撒那双清澈得就像宝石的眼睛,忽然产生了一连串的错觉。


时光开始倒流,身处的狭窄阁楼拆解扭曲为能够眺望海面的宅邸,他们面对着面,无条件地互相信任着,既是对手也是朋友,从一无所知的小角色开始并肩前行。


就算一个中途离场,一个走到了最后,与乔瑟夫心灵相通,见证与扶持他成长的那个人,却永远地烙印进他的记忆中不会抹去。


“是啊……理所当然呢。”


他盯着西撒的眼睛喃喃自语。


虽然幻想过无数次如果西撒在身边的话会发生的情景,但其实真的面对面时,一切都没什么改变。


他想念西撒。就像西撒担忧着他一样。这份经过历练考验的情谊没有什么理由,就像波纹需要呼吸一样自然。


“那样的话,就陪在我身边吧。”


他听到自己下意识地说道。


“不会让你等很久的,再过个几十年,或者几年,又也许我明天就会因为意外死了也说不定呢。等我和你一样变成灵魂时,我们一起去向上帝赔礼道歉,他应该不会在意这点迟到的时间的。那就像他饭后打了个盹而已。”


西撒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的脸皮简直是越来越厚了。居然开口就让我陪你一辈子?”


“怎么啦,你不就这么打算的吗?一生的挚友!”乔瑟夫摆出一个自认为很帅的POSE,用两手的食指和中指向西撒比划了一下,“听起来挺帅的,不是吗?”


西撒闭上眼睛,安静地笑了。


“我很高兴你能这么说,JOJO。”


“……”


乔瑟夫收起指向他的手,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回应这句真诚的告白。


“我累了……我没法醒来很长时间,”在他迟疑的时候,西撒轻声说道,“我得睡一会儿。”


“呃?等等,我还想和你多聊聊,喂,”乔瑟夫手忙脚乱地敲着墙,“至少告诉我,下次还能见到你吗?!像今天这样吹泡泡都可以,那再来一次也应该行得通的!”


“我不确定……你可以试试。虽然你那模样看起来真是太蠢了,玷污了我心爱的泡泡们,”西撒的声音越来越轻,“我如果醒着,会让泡泡飘到你面前。你快点注入波纹就行了。”


“如果醒着?也就是说不是每次都行吗?你什么时候会醒来?”


“我也不知道。”


西撒的睫毛盖住了眼瞳,身体也放松,渐渐滑入墙壁中:“但我醒来时——一定是你最想见我的时候。你需要我,我就会在。”


“等……西撒!”


这次乔瑟夫的大叫不再起作用,他一心想挽留的身影就这么渐渐透明,没入墙壁之中,消失得一丝不剩。


“西撒!西撒——!”


他拼命地拍着墙,以至于把坚硬的石砖都拍得碎裂开来。


砰砰的震动声传到了楼下,吓得妻子冲上楼来检查,却只看到跪在地上野兽一般嚎叫着什么的丈夫。


××××


那之后,乔瑟夫很快就冷静下来。


他对妻子说只是在阁楼发现了一个巨大的老鼠窝,而他正想捣毁这个魔窟。他说得绘声绘色,让丝吉·Q感动万分,甚至给他做了两人份的超大牛排晚餐。


之后,他和平时一样生活,没有任何变化。空闲的时候,他还是会像以前那样端着杯子去窗口吹泡泡,但丝吉·Q没再看到过他愁眉苦脸的样子。


他看着飘飞出去的泡泡串,那表情就像是第一次看到这景象的孩童一样,充满了期待。


也许他是想通了什么事情。


从没人知道这个秘密,他也绝口不提其中的真相。就像是心中的什么结被打开一样,他变得彻底向前看,过得无忧无虑,原本还残留的那一点点瞻前顾后都消失了,周围认识他的人,时常会觉得他无所畏惧得就像个疯子。


乔瑟夫变得强大了。


在他人看起来仿佛独狼的勇士,眼神却像被什么所支撑一般,锐利而坚毅起来。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7)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