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乔西撒]阳光也无法将我的灵魂熔解 04ed

文/景南


金发青年盘腿坐着环顾四周,确定自己正坐在住宅的屋顶上。


这已经是自第一次靠肥皂泡成功重逢之后的的第四个年头了。


虽然那是乔瑟夫的突发奇想,却难以置信的奏效了。靠着给西撒推过来的泡泡注入波纹,两人就这么断断续续维持着联络。期间的会面有短有长,有时几周一次,有时几个月才有一回。一开始还有些激动和不适应,但现在已经习以为常。


“哼哼,接下来三天都拜托你啦,小西撒~”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能保证啊。我每次醒来的时间都很短的。”西撒伸了个懒腰,正午的阳光让他白皙的皮肤变得半透明,显出其中淡粉色的血肉。


乔瑟夫的容貌随着时光推移渐渐显出少许岁月的痕迹,但他一直停留在去世前那副青春年少的英俊模样上。


“这个嘛……我是谁啊?我这聪明的脑袋可有的是办法。”


乔瑟夫自得地笑着,喀拉喀拉动着手指:“你以为以前我都去干什么了?经过详细研究,我已经确定,你每次能够坚持的时间和我一次注入的波纹分量有直接关系。”


“……听起来总觉得我像是什么药物成瘾患者一样,真不舒服,”西撒不快地抱起手臂,“所以呢?”


“所以这次啊~哈哈哈!我往那个大泡泡里,塞了超——大的一份,足够你用好几天的,”乔瑟夫欢快地干脆两手都扭起了手指,大笑的模样实在形象全无,“小西撒,女儿和老婆都去旅行了,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好寂寞啊~”


“那你不是早就跑去找街上的漂亮妞了吗?怎么会想起叫我?”西撒无奈地看着他冒傻气的样子。


“这才是我和你独处的好机会吧!和你在一起比和那些莫名其妙的女人愉快多了。”


乔瑟夫说着,伸直双臂向后砰地躺在屋顶,拍拍身边的屋瓦:“来,小西撒,一起睡午觉。”


“我早就睡得够多了,而且只是睡觉的话,你叫我到底有什么意义啊?”瞪了他好一会,西撒还是没能拗过他的要求,只能在他身边躺下,枕着双臂望向天空。


“哎呀……就是觉得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这是什么蹩脚的理由。”


“就是那个嘛,你不觉得今天的天空特别漂亮吗?我就是忽然想让你看看。”


“我只要醒来就能看到,又不是所有的时间都在睡觉。”


“好吧,好吧。这都是借口。我只是想见你而已。”


西撒从鼻子里哼了声,就像在说“我早就知道了你这个油腔滑调的家伙”。


“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或者想做什么事啦,每次都让你陪我,这可不行。”乔瑟夫将自己伸成大字,闭着眼睛大声说道。


“嗯?怎么会忽然这么说?我也没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西撒有些意外。


“至少别让我觉得你留在世上就只有见我这一件事好做啊。就算是一匹被我养着的马,还能自己去散步吃个草呢。”


“刚刚那句话我可不会听过就算了,你说谁是你养的马?我会散步啊。我也有自己喜欢逛的商店和街道,现在时髦的事情我全知道,”西撒却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我在正常生活,只是你看不见。”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哎呀~放心了。”


听着乔瑟夫夸张的回应,西撒转头看看他,又面朝天空闭上眼:“既然要睡午觉,就好好地睡啦。”


“好,好,小西撒,你就不能面朝我这边吗?”


“干嘛要面朝你啊,太近了,有点恶心。”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又不会撞在一起,本来我就摸不到你。”


“不要。”


西撒转过身去背朝他,继续呼呼地睡了起来。


乔瑟夫又试着叫了他几声,也没能得到回应。伸直的手臂正好在能摸到西撒头顶的位置,他用手指戳了戳卷翘的发梢,然后看着指尖从其中毫无阻碍地穿过去。


这样发了一会呆,他也跟着闭上眼睛。


风很凉爽。明亮的阳光照在脸上,晃得他根本睡不着,却变得懒洋洋的。


也许是心理作用,又或者波纹的修行让他能够感知到常人触碰不到的存在。他能感觉到西撒就在身边,那种熟悉的气息和以前一样。


这样躺了不知多久,乔瑟夫忽然嗖地翻身坐了起来。


他探头到西撒的上方左右看着,因为看不到埋在臂弯中的脸,干脆把手撑在对方的身体两侧,整个人罩了上去居高临下地打量起来。


不知道灵魂到底会不会睡觉,但西撒完全是一副睡着的样子,没有对他的动作产生反应。


明明没有实体,却还能这样真实地呼吸和睡眠,总觉得很不可思议。就算是这样显现实体,好像也只有乔瑟夫一人能看见他,不知这是因注入波纹的人而异,还是实际上的确只有乔瑟夫和死去的西撒之间还有某种不明的联系。


西撒的睡相从以前开始就很老实。不像乔瑟夫总是会把腿或者胳膊伸到尽可能远的地方,他的腿并拢,手也安分地收着,不打呼噜,甚至几乎不翻身。


乔瑟夫凝视着西撒紧闭的眼睛,不知为什么忽然想吻上去。


这一点都不奇怪。有时候他也会这样亲吻他的妻女,他的马和爱犬。以前死里逃生的时候,他甚至亲吻过大地和海水。


但想要亲吻西撒的心情,和这些感情似乎有些不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以他聪明的头脑稍微细想就明白了。


就算意识到了,他觉得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就在他还没有把想法付诸实施时,西撒已经被他吵醒,皱皱眉头就睁开了眼睛。


“……”


“……”


抬头看着他俯视的脸,西撒警惕地睁大眼睛,完全是一副搞不清状况的茫然表情:“你在干什么?”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我在看你啊。”


“为什么看我?还是这种奇怪的姿势,”西撒转头瞥了眼压在自己肩膀的结实手臂,“你又在打什么馊主意了?”


“也没什么啦,既然我都能看见你了,那总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触摸到你的,我这优秀无比的头脑正在一边研究你一边思考着呢。”


其实压根就没有这回事。不过乔瑟夫严肃的表情煞有介事,就好像他真的冥思苦想了三个小时左右。


“嗤,你真是闲得没事干。”


西撒干脆撑起身,从他的身上穿了过去,漂浮着坐在空中:“不过,JOJO你的话,说不定真的能想出办法。”


乔瑟夫得意地大笑起来:“就是嘛!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在我JOJO的计算之中呢。”


“你就吹牛吧。”


西撒也笑了。


耀眼的太阳在他身后,让他的金发泛出模糊不清的光晕,好像要就这样融化消失。


“我乔乔啊!肯定会找到那个方法的!你就看着吧!”


乔瑟夫为了打消自己的疑虑,忍不住大声喊道。


“在那之前,可别像那些一照太阳就死了的怪物一样,从我面前消失掉啊!”


西撒忽然飞冲过来,冲他的肚子就是一脚。


当然这个攻击没有任何效果,西撒的腿径直从他身上穿了过去。


“你说谁是怪物?居然把我西撒大爷和那些杂碎相提并论,真是胆子不小啊。”


金发青年收回腿,扬起下巴傲慢地说道:“你尽管努力试试看。等我能摸到你的那天,看我不把你揍得连你妈妈都认不出来。”


“哈……”乔瑟夫充满斗志地盯着他,快活地捏了捏自己的拳头,“那可真让人期待啊。”


西撒从鼻子里哼了声,就像闹别扭似的转过身浮到高处的空中,伸展身体望着太阳。


在乔瑟夫看不到的角度,他凝视天空的眼神却变得充满感情而沉重起来。


在失去了生命和身体后,其实他已经变得畏惧阳光。被温暖明亮的太阳直射时,他总有一种自己会消失的错觉。


但他知道这不会发生的。至少在乔瑟夫还活着时不会。


他在这样随时都会消失的危机感中,却一直看着乔瑟夫打败了瓦姆乌,被卡兹断手,在他幸存漂浮于海上的时候一直徘徊在旁,靠着让洋流的泡沫产生异常而指引了救援的船只。他看着这个男人娶妻生子,正常的生活,发现乔瑟夫偶尔会寂寞地眺望天空。当这个人开始吹泡泡时,他知道乔瑟夫缅怀的是自己。


这份思念令他感到安慰和温暖。


跨越了生和死的情谊,令他连灵魂的弱点都能克服。


太阳可以消融冰川,杀死永夜中毫无破绽的生物,令一切熔毁。它危险而又温柔,没有它的话,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不复存在,包括西撒自己在内。


就算如此——


××××


就算如此,炽热的阳光也无法将我的灵魂熔解。


因为我所爱的你,还在这个我深爱的世界上。


——THE END——


惯例PO围脖:http://weibo.com/jingnanyooooo

评论
热度(10)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