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GJ]我想和你交朋友啊,杰洛医生! 05

文/景南


乔尼知道杰洛的出身是国内颇有盛名的医学世家这件事时,他的第二次手术已经又过去了半个月左右。


他不知道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法确定这其中是不是有杰洛的斡旋,总之在他认为自己马上就要被扫地出院,面对冰冷的街道和陌生阴暗的租住房时,却忽然得到了手术可以开始的通知。


“你不要多问什么了,你本来就很情绪化,手术前要保证安定的状态。”


不管乔尼怎么询问,杰洛都这样含糊其辞地应对。这个医生其实是个很不擅长说谎的人——或者说,面对乔尼时,他很难说谎。


现在乔尼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三餐都由护士端到面前,就连大小便也在床上解决,仿佛回到了下身瘫痪最初的那段黑暗的时光。


“杰洛,我的伤口昨天都拆线了,为什么还是不让我下地?”


听到乔尼焦躁的追问,医生压根就没抬头看他。


“可以啊,如果你想让伤口再裂开一次,或者再挨几刀的话。”


乔尼老实地闭上了嘴。


当然手术过程有麻醉,并不会让人害怕,但术后康复不知为什么却痛得让他难以忍受。据杰洛的解释,他的神经似乎天生对疼痛反应强烈,在受伤之后,这一点被加倍放大了。


“我……我有件事想问你。”


乔尼看了眼房门,发现门没关上,又沉默起来。


“嗯?你说吧。”


“你去把门关上啊。”


“到底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还非要关上门说?”


乔尼恼火地皱紧眉头,干脆提高声音:“啊是吗?你不在意啊?那我就直接问了,这次手术的钱到底是谁替我——”


杰洛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然后转身匆匆跑到门口,将门小心关上。


“你不是自称光明磊落,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乔尼故意眯起眼睛地盯着他。


“唔,咳!”杰洛尴尬地大声清清嗓子,拉过椅子坐在床边,“你为什么非要知道这些小事?治疗能继续不就很好吗?”


“我想知道我到底是欠了谁的人情。在这种时候还会特意来帮我的,我怎么都想不出人选。”


杰洛搔搔自己的脸颊,试探地看了他几秒,发现的确糊弄不过去,只能叹了口气。


“好吧,告诉你也没什么,只是我觉得你可能会不高兴。”


“那我就更要听真相了。”


“你的手术是免费的,我是说……包括后续的这些药物,都是从医院的研究经费中划拨出来的。”


乔尼感到异常不可思议:“为什么?”


“我在撰写一篇相关的论文,你知道的,学术方面总得搞点研究,不然我家的老头子可不会放过我,”杰洛搓着下巴,显得对说明实际情况感到很为难,“你的手术,是我研究采集数据的重要案例。我在完成之前,自己也不确定效果会怎么样。也就是说,你是实验品。”


乔尼看着他,渐渐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这么告诉院长,他就为了你这个儿子的研究免了我的手术费?”


“比这个要复杂些……大概……就是这样。”杰洛又开始用力清嗓子。


“……你说过你在医院里和父亲是纯粹的工作关系。”


“嗯,所以这是回家之后在陪他看电视时单独说的。”


乔尼吃惊地想了一会,忍不住撑起上身。


他明白详情一定不像表面说得这么轻松。据他听到的消息,杰洛的父亲是个非常严格,难以接近的人,更何况免除手术的费用又不像买件衣服那么轻而易举,想说服他,杰洛也许花了远超乔尼想象的功夫。


“你对自己独立工作这种事不是很自豪吗?我没想到你会为了我做到这种程度。”


“在你眼里,我好像是个非常刻板的人?”杰洛却豪爽地笑了,“为了达到目的,我可不会在意那种不值钱的面子。”


“……”乔尼沉默了一会,开始对提起这个问题感到后悔,“你常为病人争取免费的治疗?这样医院会开不下去的。如果我是你爸,我可不会同意。”


“你觉得我隐瞒了什么其他的企图?戒心真重啊,”杰洛宽容地答道,“不,我很少这么做,况且我觉得既然我认真工作,得到报酬也是应当的。实际上你是第一个。”


“第一个?”


“以前没有过,我现在觉得只要能治好你,就算不收钱也行。”


TBC。


评论
热度(6)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