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JOJO][仗露]露伴老师很烦恼 05

文/景南


“……”露伴难以置信地皱起眉头瞪着他。


“怎么啦?!你又想用替身对我下命令啦?来啊,要打就打个痛快!”仗助愤怒地撸起袖子。


“你想欺负露伴老师得先过我这关!”旁边的康一急忙劝架,但显然越帮越忙。


“啊,我知道了,反正人人都向着你嘛,我就是不讨人喜欢!连康一都偏袒你!”仗助举手越过康一的头指着露伴大吼,“反正你也画不出来,我就打得你几个月都画不了漫画好啦!”


“仗助?!”康一因为个子太矮,只能跳起来抱住他的手,“你怎么了,为什么每次见到露伴老师都这么容易激动啊?”


“我就是对那家伙不爽!”仗助扔出了纯粹是找茬的任性发言。


“哼,”坐在墙角休息的露伴终于冷笑着开口了,“我也看你不爽。在这件事上我们终于意见统一了呢,可喜可贺。”


“你看看!康一,这家伙就总是这种态度!他要是像对你一样对待我的话,我们早就是朋友啦!”仗助委屈地对着挂在手臂上的少年抱怨。


“好啦,老师你也别总刺激他,我不能每次都跑来保护你啊!”康一无可奈何地大叫。


他的话终于有了效果,露伴不高兴地别过头,自己摇晃着站起身,扶着墙往外走:“随便你们吧。我要去洗澡,吃点东西。康一,别让那个蠢货乱翻我的桌子。”


“哼!”仗助也转头不看他,一屁股在房间正中央坐了下来。


康一看看门口,又看看眼前的仗助,只能苦恼地叹了口气。


××××


露伴被热水冲了十几分钟的脑袋之后,觉得自己之前似乎是做得有些过火了。


理智地想想,仗助虽然粗鲁又没礼貌,但至少没有恶意。也许他只是翻进来想恶作剧,又或者真的是看到了自己的落魄模样才想来嘲笑两句,但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年龄比较大,还要计较这些小事,是不是显得气量太小了?


“唔,唔……”


露伴烦恼了好一会,忽然用力往手里倒洗发露,全都盖到头上搓得泡沫四溅。


难道说要他去道歉吗?不可能!绝对!只有这件事,死也不干!


那么仗助会不会来主动向他道歉呢?


“唔唔!”


只是稍微想象了一下那个情景,露伴就被自己恶心得控制不住哆嗦,鸡皮疙瘩起了几层。


“我为什么非得考虑这些小事啊!”他忍不住对着哗哗喷水的莲蓬头大喊,“我要考虑的是我的故事!”


“喂,露伴,你在里面吧?”


忽然听到浴室门外传来另一人的声音,露伴吓得猛然睁开眼睛,又因为洗发水钻进眼皮蛰疼得用力闭上:“仗助?!你在外面干什么?!”


“也没什么啦,”仗助就像二十分钟前的争吵没发生过似的,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怒气,“康一说你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拿就来了,让我给你送过来。”


“嗯?呃……”露伴抬手捂住眼睛,想起自己好像真的没拿衣服。这种有损一贯冷静风格的疏忽居然让门外那个家伙看到了,简直是人生之耻。


“不用特意送也没什么啦。我本来就打算穿浴袍的。”他故意让声音显得很无所谓。


“是吗?可是我都拿来了。”仗助茫然地拍拍浴室门:“你把门打开啦。冲澡干嘛要锁门?”


“我就习惯锁上,关你什么事!”露伴恼火地用力对着水流抓头发,仗助的骚扰让他没法集中注意考虑剧情,“你就放在门外吧!不是有脏衣篓吗,搭在边上就行!”


“哦。”


门外终于安静了,露伴停下洗头的动作,竖起耳朵听了会,终于松了口气。


就在他要吹起口哨继续搓洗身体时,门口却忽然又有人说话了:“那个啊……露伴,听得见吗?”


“嗯?!”露伴吓得差点把沐浴露的瓶子扔到地上,“你怎么还在?!”


TBC。


评论
热度(6)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