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GJ]我想和你交朋友啊,杰洛医生! 09

文/景南


护士长赫特·潘兹怒气冲冲地大步经过三楼的电梯间,差点和里面走出来的杰洛医生撞在一起。


“小心点,”杰洛绅士地扶住她的肩膀,“发生什么事了?哪个病人忽然有紧急情况吗,我没收到通知。”


“没事,只是我在因为私事生气而已,”护士长往日钢板一般坚硬稳定的脸上布满了少见的折痕,“不过你现在去那边的走廊,可能会看到一个倒在地上的变态。”


“……?”


“请不用医治他,叫保安将他扔出去就可以了。”


护士长用硬邦邦的声音说完,忽然又想起什么加了一句:“我把他踢倒的时候砸到了312房的门,如果乔尼被吓到的话,请替我向他道歉。”


“道歉什么的……你自己去会比较好吧?”


护士长烦躁地摆摆手,哒哒哒踩着瓷砖地面往相反方向迅速离去。


杰洛疑惑了片刻,还是按照原来的路线往前走,终于在看到走廊的景象时完全抓到了事件的核心,“……迪亚哥,怎么又是你?”


衣衫不整趴在墙角,被来往人流侧目围观的青年一动不动,头上扣着一只垃圾桶,不知是昏过去了还是在装死。


“护士长女士要求我现在就叫保安把你扔出去,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她问我裤子里为什么鼓起来一块。”垃圾桶里发出扭曲的嗡嗡回答声。


杰洛低头看看,发现这个男人今天穿的贴身白西装裤里,背后靠近裤裆的地方还真有一长条可疑物质,被上衣遮挡很难看出来,也不知护士长是怎么巧合看见的。


“然后就揍你?这不太像是她会做的事。”


“我说那是我的尾巴。”趴在地上的人试图翻过身,但没能成功,“然后她就动手了。她只是个疯子。”


“……她至今还不相信尾巴的事情?天啊,你不是五年前就长出来了嘛。”


“她的脑子里塞满浸过酒精的棉球,就只能理解得了她想相信的事情,其他一律无视,”受害者的声音有气无力,却充满了不合时宜的傲慢,“你不能赶我出去,我今天是陪别人来看病的,快把我头上的这东西拔掉。”


“你套着挺帅的,让人印象深刻,”杰洛露出满口金牙幸灾乐祸地抬手敲敲金属桶,完全没打算帮忙,“我要去安抚被你们吓到的病人,请你自己抗争命运吧。”


“这难道不是那个女人的错吗?!”


“你如果想做切除手术,把这条尾巴拿掉,那我倒是可以效劳。”杰洛站起身,径直往乔尼的病房走过去。


出于某种原因,他和迪亚哥算是老相识了,但完全算不上有什么私人友谊存在。


“嘿,等等。”


正当杰洛打算伸手开门时,身后的声音却忽然变得正经起来。


“乔尼·乔斯达?”依然顶着垃圾桶的男人吃力地坐起身,“我看到门牌上是这样写的。”


“没错,这又怎么了?”杰洛很意外。


“让我猜猜,那个从马上跌下来弄残腿的笨蛋乔斯达?”


“……”杰洛这次终于收回了摸上门把的手,“你认识他?……哦,我想起来了,你也是骑手。”


迪亚哥终于拔下了头上的束缚,灰头土脸站起身,却仍然充满自信地凑近杰洛放低声音:“护士们告诉我,你对治疗这家伙挺上心的,不是吗?我这里有点关于他那次摔伤的小道消息,我知道你肯定感兴趣。”


杰洛环顾四周,发现并没人特别在意,不由得皱起眉头:“不,没兴趣。除非病人自己对我说,否则我并不想知道他们私人的情报,这对任何人都没好处。”


“哼,你会改主意的。”


这个素来给人以品行不端印象的英俊青年冷笑了声,掏出手帕擦着脸上的灰尘,干脆利落地转身大步离去。


以步伐来说,他倒是和刚才殴打他的护士长挺相似的。


但是他去的方向……好像是赫特·潘兹前往的地方啊……


在心里替他默哀着,杰洛终于想起自己原本的目的,匆匆走进了面前的病房里。


乔尼正背靠着两只枕头,慢吞吞地翻一本过期杂志。听到杰洛进屋,他平淡地抬起头,看样子并没有受到惊扰。他现在已经可以站立,却很难走出三步以上,所以大多数时间还是坐着或躺着。


和他对上眼神的一瞬间,杰洛忽然头皮发麻。


不知为什么,原本毫不在意的,杰洛现在却忽然非常想知道一件事。


那个关于乔尼的“小道消息”,到底是什么?


TBC。


评论
热度(4)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