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社SealeveL内部用JOJO备份站
主要是社团成员的JOJO相关衍生图文
【请注意】作为成员自用备份站,站内BG和BLCP是混更的,如介意请注意回避或善用搜索与标签功能
打理blog的是社团公式子而不是成员本人,不回留言,社团相关问题请私信

[GJ友情]没有人想要你的豆渣啦

文/阿帕盐


上篇


杰洛豆腐顶着盘子,和平时一样坐在桌边,望着豆腐坊的地面,身体不安地扭来扭去。

“喂,你这是怎么了,就好像你的屁股上长毛了似的。”

旁边正在打盹的乔尼豆腐被他头上的盘子磕碰,不耐烦地睁开眼睛。

“我的熊妹妹不见了。”杰洛烦恼地用力扭动身体,让他的肚子抖出波浪纹,以显示现在他有多焦虑。

“熊妹妹?我不知道你还有个妹妹。”

“就是那只小熊啊,我用豆渣捏出来的。”

“哦,原来是那堆发霉到变成褐色的恶心玩意?你找那个干什么,肚子饿了?”

杰洛豆腐疯狂地抖了起来,头上的盘子都甩歪了:“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的熊妹妹!她没有发霉!我只是让她在酱油里洗了澡!这样她的毛色会比较接近真熊!”

“你看,毛色,你刚才说了什么?那玩意都长毛了,”乔尼豆腐嫌弃地晃晃头顶的萝卜片星星,“你还说没发霉?”

“我更希望你用‘发酵’和‘熟化’这样更加正确,文雅,高贵的词汇。”

“得了,杰洛,我们只是豆腐。”乔尼冷淡地闭上眼睛:“熊妹妹也只是酱油豆渣。你那么想见她,再捏一个不就好了?”

“呃,呃……但是……”

莫名地居然被他的话说服了,杰洛停止了抖动,但仍然显得很犹豫:“我是一块专情的豆腐……”

“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昨天还朝隔壁的母豆腐扔豆渣,给她们除毛,不就是为了要两个飞吻?”

“误解!天啊,这是天大的误解,我只是想降低豆腐的次品率!”

“好吧,好吧,你能不能直接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大概每三天就要丢一次熊妹妹,既然那么爱她,看好你的小情人行吗?”乔尼知道自己睡不成了,只好叹着气重新直起腰。

“她不是我的情人。”杰洛严肃地举起豆腐角:“我发誓,我对小熊的爱是纯洁的。是的,就像是爱着豆渣,和我头上的帽子。”

“那是盘子。”

“帽子!”

“那就是帽子,你有屁快放行吗?”

“我……我想去找她。”杰洛的气势低落下去。

“天啊,酷毙,霸气,英武无双,闻者感动落泪,”乔尼豆腐的大眼睛都变成了阴沉的倒三角,“然后你想说要我陪你一起去?”

“呃,嗯……我……我的夜视不如你好嘛。”

“你就直说你怕黑。”

“我才不怕!”

乔尼懒得理他,转身滑行到桌上的大堆豆腐同胞身旁,自行开始问话:“嘿,露西,你见过那家伙的熊妹妹吗?褐色的一堆豆渣。”

正在照镜子打扮的露西豆腐思考了很久,直到她头上的蛋黄酱造型开始变软:“没什么印象了……但大概是今早五点左右,最早有人来这里工作的时候,我看到杰洛他没带着熊妹妹了。”

“在那之前,还有谁醒着?”

“半夜不睡觉的,就只有那些半生不熟,或者熟过头正在长毛的家伙,你知道的。”

乔尼叹着气转向走过来的杰洛豆腐:“你是睡觉起来就发现小熊不见了?”

“你真聪明,怎么知道的?”

“……凭我这聪明的头脑。”

“我觉得肯定是有人偷走了她。”

“大概是这么回事吧,我们去找找凌晨五点前还醒着的豆腐们。”


————————————


“我的心灵和行动,都没有一丁点阴霾,你怎么可以说是我偷了那只低贱无品味的熊?”

身上的毛已经长到足以打卷的瓦伦泰豆腐端坐在阴暗温暖的大盘中,理直气壮地训斥着面前的乡巴佬。

“你嘴里就没有实话,”乔尼把眼镜眯成线,“杰洛,打到他吐,看看他有没有吃过褐色的豆渣。”

“没问题!”杰洛已经迅速举起了武器。

“不!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这里的总统!我可有着和豆腐坊主一样的发型和性格,我就是他的精神化身!”

“去你的总统,这种头衔不就是用来推翻的吗?”乔尼敏捷地踩住他头上的卷毛,“杰洛,动手。”

“喂!当心我召唤出我的三十三个兄弟来揍扁你们!”瓦伦泰豆腐暴怒了。

“只要交出熊妹妹,我们就会和你井水不犯河水。”杰洛耐心地尝试说服他。

“早都说了,我不会要那垃圾食物。豆腐都不喜欢酱油,加上我本来就有糖尿病了,怎么可以吃那种高盐食品?”

“不许说我的熊妹妹是垃圾食物!”

“得了,管它是什么呢,我要睡午觉了,你们用脑子仔细想想,这里最杂食的豆腐是谁?”

乔尼忽然反应过来,忍不住和杰洛对视了一眼。

“怎么能把他忘了呢……”乔尼向旁边啪地躺倒在地上。

“是啊,绝对就是他干的了!但上次他不是被我们丢进油锅了吗,我以为他暂时不会出现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我们可以无限再生的,只要有豆子和水,适宜的温度……还有一点儿窍门,”乔尼重整旗鼓从地上滚起身,“我们去要回你的熊妹妹。”

“我想……她早就被消化成那家伙的一部分了吧……”杰洛伤心地低下头。

“那就打到他吐?”

“好主意。”



下篇




“嘿!嘿!喂喂喂!你们为什么打我?!”

迪亚哥豆腐愤怒地咧开大嘴,露出鱼刺牙齿。作为一只鱼肉馅豆腐块,他总是带着没有剔除干净的鱼刺,也难怪没人想吃他。

“把熊妹妹交出来。”杰洛凶神恶煞地举起十颗豆渣球,“不然就把她吐出来。或者自己跳油锅。你选吧。”

“什么熊妹妹,我根本没听说过!我最近忙着问总统要曼哈顿,压根没工夫理你们!”

乔尼茫然地看杰洛:“曼哈顿是什么?”

“也许他说的是那边的豆腐刀?”

“愚蠢的庶民豆腐,懒于和你们这些见识短浅的蠢货讨论,”迪亚哥傲慢地转过头,他头顶的白菜蝴蝶结是新换的,还有香味,“你的熊妹妹到底长什么样?”

“这么大,有两颗绿豆当眼睛,而且泡过酱油。”

迪亚哥反胃地后退了几步:“那种东西,你们与其来问我,不如去桌边的垃圾山找找。”

“为什么你们全都说熊妹妹是垃圾!”杰洛愤怒地抛出了黄金回转豆渣之击。

“WRY!!!”



——————————————



“你掉的是这堆甜豆渣,还是这堆咸豆渣?”

坐在垃圾箱旁的陌生豆腐举着两块颜色不同的物品,眨着大眼睛看向杰洛和乔尼。

“呃……嗯……两个都不是。”杰洛咽下口水:“但两个看起来都很好吃。”

“那你掉的是这只醋小熊,还是这只酱油小熊呢?”陌生的豆腐又从身后翻出了两堆新的宝物。

“天啊!熊妹妹!这只酱油小熊是我的,谢谢你!”

杰洛从她手上接过失散已久的小熊,抱紧转了几圈。

“你确定吗?我这里还有这么多一模一样的酱油小熊。”陌生豆腐向旁边让开,给杰洛看自己的身后。

“……”

乔尼从后面碰碰杰洛的背:“我敢说,你以前丢的所有小熊,都是睡觉的时候自己撞掉的。这里不就在你睡觉那个桌角的正下方吗?”

“也许……呜……熊妹妹对不起,我下次会让你去一个更安全的地方睡觉的。”

“你们需要带围栏的床吗?”陌生豆腐忽然说道,“或者房子?”

杰洛和乔尼停下了回家的脚步。



——————————————


“这下,熊妹妹再也不会丢了。你别打扰我睡觉。”

乔尼豆腐坐在旧平底锅里,挪挪身体闭上眼睛。这个新家不错,虽然有点脏,但在他和杰洛一下午的打扫后,已经可以安心居住了。

“为什么你要睡到离我那么远的地方?”杰洛坐在锅的一边疑惑地望向另一边的豆腐。

“因为这里很大。我为什么要和以前那样挨着你睡?熊妹妹让你全身都是酱油味。”

“挨着睡不好吗?我的帽子还能帮你挡灰。”

“我讨厌酱油味。”

“……那我把她放在远处,好吗?我们的友谊不应该因为新家出现裂痕。”

乔尼以为自己听错了,想了半天还是睁开了眼睛:“那你今天跑来跑去找她还有什么意义?”

“因为我以为她丢了啊。找到之后,她不一定非得和我一起睡,她是坚强的孩子。而且比起她,我当然更重视你啦。”

乔尼的眼睛都瞪圆了。他转头看看杰洛豆腐,发现杰洛反而因为他的注视变得很疑惑。

“怎么了?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杰洛真的放下熊妹妹,走到乔尼这边坐了下来。

“也没什么……”

乔尼忽然觉得有点害羞。他和杰洛是同一锅豆腐,就像是学校的同期生,仅此而已,没什么更多的利害关系,他怎么都想不通到底是什么理由能让杰洛说出这种话来。

“我做过什么让你觉得很重要的事情?”最后乔尼还是忍不住问出来了。

“你听我唱歌,说我的冷笑话不错,而且还喜欢吃我捏的豆渣球,不是吗?”杰洛把自己头上的盘子分给他一半,“而且上次我说想要跳出窗户救那块被扔掉的豆腐,你也和我一起去了。你是我的好兄弟。”

“……我觉得这都是小事。”

“嗯哼。”杰洛含糊地哼了声,他已经很困了。

“好吧……你身上还是有酱油味,”乔尼决定忍耐,“明天记得去洗洗。晚安。”

“晚安。希望今晚不会有人来偷我的熊妹妹了。”

乔尼很想挖苦杰洛一句“根本没人想要你的豆渣啦”,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我一直想问,这只盘子……你的帽子到底是哪来的?”

“明天再告诉你。”


END

评论
热度(7)
© SL JOJO | Powered by LOFTER